目前沉淪於狼叔蘇(☄⊙ω⊙)☄
冷CP控
灣家
yys沉迷中
不吃狗崽

长期收《三鲜大排档》,有出的请联系

莫说恒常(☄⊙ω⊙)☄

© 莫说恒常(☄⊙ω⊙)☄ | Powered by LOFTER

盜墓小鬼說故事試寫

試寫一小段。


我叫萩歌,是一個特別的盜墓小鬼。

特別的部分並不是在於我有個名字,而是這名字不但是本寮陰陽師給我起的,他還在我身上加了道術式,保證在本寮之內若非他的意願,無人可吞噬我。

其實我本也以為他飼育百鬼,想我這般弱小的連人形都化不完整的區區執念,在寮中無聲無息便成了他人滋養也實屬正常,雖有幸得其青睞,可我也著實納悶。後來我才曉得,他就是哪次無意間路過聽我在那兒講故事,覺得稀奇,也想聽聽才把我留下的。

所以說,看官,想不想聽故事啊?如果聽了滿意的話,能不能請您也告訴我遠方的見聞呢?

(1)墓之章 壹

故事何其多,我便先來說說我的故事。

就同大家所推斷一般,我乃盜墓賊執念所化。然而於一非人,財寶真如糞土那般,我每日在墓穴中逡巡,最大的樂趣便是將此處的財寶移至另一室,這兒搬完了再換下一處。沒有實體也不懼各色陷阱,這個墓玩完了便輪到下一個墓,久了無聊至極。

某日無意間到了座空墓,也不知是早被搬光了呢,還是怎的?一些膽大的貴族或意欲誇耀自身氣魄一類的人遠遠走來,還邊夸夸其談這墓中有甚有甚,這類人我那時見的不多,好奇地豎著耳朵聽他們在那兒談論。

他們說這墓啊,本來栽植了一棵大樹,這地呢,屬於一個豪紳。一日這豪紳發現他兒子竟與其婢女私通,怒不可遏,把那小姑娘拖出來揍了一頓,還扔在樹下淋了一夜的雨,早上一看,人身子經不住這般摧殘,香消玉殞。那兒子呢,被老爺一早給送走了,足有二月有餘方才得知。

而那少爺如何得知的,則是據說小姑娘死後數日,樹便常枝搖葉動,如同風被關在那兒一般。那老爺不明就裡,派了幾個僕從探看,都回報該地特別陰冷,枝葉窸窣如同哀泣。後來慢慢地留言散布,人們都說少女陰魂尚在,一與那女孩特別要好的廚娘去查探後,便即又哭又笑,狀似癲狂,甚至不顧他人攔阻衝著老爺面門大罵

"你真不是東西!阿玲還在唸著少爺、少爺啊!"

就此謠傳落下了定論。

而此後那家再有人去樹旁走那麼一遭,病的病、瘋的瘋,但無論如何無一例外全都在喊少爺與阿玲,那家主呢終於不堪其擾,派人將少爺接回來。

那少爺回來時聽了傳聞也依舊平靜,好似死去的並非他情人,鄉里議論紛紛,都說一家老小都不是好東西。可誰知道呢,隔日那少爺一早被發現死於樹旁,狀似安眠。

那家主心驚膽戰,最後按著延請來的陰陽師教導,將那被妖氣具結的巨木伐下做了二人棺最終合葬於此。但怪事並無平息,終究是讓那一家敗落了。

這故事真假不提,卻使我從此踏上與其盜墓不如聽書的歷程。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