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淪於狼叔蘇(☄⊙ω⊙)☄
冷CP控
灣家
yys沉迷中
不吃狗崽

长期收《三鲜大排档》,有出的请联系

莫说恒常(☄⊙ω⊙)☄

© 莫说恒常(☄⊙ω⊙)☄ | Powered by LOFTER

【秀→藏+花→秀】尋光(3)

食用说明

◎本文中有秀秀喜欢藏剑,花花喜欢秀秀情节,不适者请绕道。

◎本文会有两种视角,一个叫做寒青记述,一个叫做缃衣自述。

◎放心没有备胎。

◎寒青记述的部分,如果有内心戏,就当成是寒青去追查的事实加上缃衣自述中的心理描摹,毕竟同一段分两次写我觉得我在骗字数。

◎本文中的各职业都不是什么好人,希望大家不要觉得自己被黑。因为我觉得会投身恶人谷的想来没多少好人,所以大家就当成一个故事看看吧。


【緗衣自述】


后来在秀坊待了几年,我偶然探得消息,叶家公子身染重病猝死。初时听闻此事,我离可正式出坊还有数月,惶然顿失所依。整整两天如失了魂似的,幸而那时我急于出坊,旁人只道我练武太累,无甚口舌。

缓过劲后我才奇怪,这事传的蹊跷,江南无事更未尝闻怪病,而叶家即使毫无天分者都或多或少要求习武,寻常小疾于青壮男子断无可能暴卒。要真是怪病吧,可也没听说什么贵重药材给洗劫一空又或是什么名医给乡村邻里夹道相逢的传闻;同理也可否证下毒这回事了。何况要真是下毒毒死了,这武学世家肯定容不得这口气,早该嚷嚷报仇,即使仇家来头甚大,总也该聚集几个门派商讨才是。

我思来想去,恰好那时有师姐过道扬州,忧我劳累,硬是带着我一同散心,我才初知端倪。

这世上的消息,封得再好也有疏漏,尤其生死婚嫁,需求的人多就要嘴杂。

我信步于再来镇时无意听见一些杂工闲谈,本来不过入耳云烟,可某个杂工故作神秘要放低音量,我也不由好奇凝神去听,开头不过“你们可知叶家少爷那口棺,据说可是空棺哪……”

这寥寥数语可真如晴天霹雳,叫我全身止不住哆嗦起来。空棺?真有其事?我整整隔了一天才稳住心情。

我找着了那长工,装着一副好奇小道消息的脸,不过几杯黄汤加上一点碎银,那工人一股脑儿全说了出来。

我听得他说起山庄中不似悲痛,反而异常严肃的氛围;要求现场制作棺木;打从一开始便不曾见到的尸体;仅仅只有最资深的护院及管家才有资格接近灵堂、搬运棺木等,他最后提及他溜进房内时不慎撞到棺木,听着空洞洞的。

这着实古怪,对我而言空棺与否已然不重要,无论那木头箱子中装着什么,我认定了叶和未死。论点极多,便说丧葬低调,又唯有值得信任者才可接近,这神神秘秘的,故去的可不是来路不明的私生子,身亡事由也非难以启齿,又何必?

大概是,有不得不让叶家少爷“去世”的理由,想着当年便可知的行为不检,无甚值得讶异,无非些更出格的事罢了。

我心神已定,此后回了秀坊生活如常,不过多了几分琢磨那我所执究竟要去往何方。

 



+++++++++

哇,多日不见,还这么短小,只是下一章是缃衣离坊后的生活啊之类的,所以这边在这打住比较刚好。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