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淪於狼叔蘇(☄⊙ω⊙)☄
冷CP控
灣家
yys沉迷中
不吃狗崽

长期收《三鲜大排档》,有出的请联系

莫说恒常(☄⊙ω⊙)☄

© 莫说恒常(☄⊙ω⊙)☄ | Powered by LOFTER

【唐明BG】 错乱

“你在害怕什么?”

“什么也没有。”

“分明有吧?你在害怕……我有一天就这么离开了。”

唐盱猛的坐起来,那带着调笑的嗓音彷佛还在耳畔回荡。那女子是谁?为何只有嗓音是清晰的?他头疼欲裂,最后只得放弃不想了。

他走出房门,一个万花谷弟子正在那儿写写画画,看到他时还咦了声

“怎么又把面具戴上了啊?都在此休养大半年,几个月没戴面具了,今天在害羞什么?”

休养大半年?有吗?什么时候?满脑子疑惑无从解释,唐盱悚然发现他竟有许多事情不记得了。他想着出去一趟也许能拾回一些片段,却在真正出门一遭后彷佛逃窜的回屋。

太过恐怖,路上遇到的几个人,遇着他便热情的问候,情状甚是熟稔,可他却全然不知。长年生于唐家的他,又并非负责经商业务,如何这般同旁人打成一片。一睁眼便颠倒世间,教他怎么不惊?

仓皇间他只想洗把脸冷静,却在触及冰凉水面的一剎那,骇的把水翻了一地。

这样凉冷的触感,他记得。

霜雪似的指尖轻轻地按压着他的眼皮,在眉骨下方游走,只要稍稍施力,就像要挖出他眼珠子似的。

“真的很喜欢你的眼睛呢……”

熟悉的嗓音在回忆与现实的交错中明灭,混乱与疯狂让他精疲力尽,在逃避似的睡眠袭来时,他口中喃喃念出了那个每个人见到他,都要问一遍的名字。

“沙伊娜……”

而在屋外隐蔽的角落,本在写画的那位万花谷弟子缓缓走向一名身穿白衣,脸戴面纱的西域女性。

“我说,沙伊娜,你费了这么多手脚不惜买通这附近乡里,还请我帮忙,到底图什么?”

便听那女子哼笑了声,带着点不屑。

“这不是明摆着吗?我喜欢他啊,并且当然是很喜欢了。”

墨衣的花谷弟子怀疑的挑起了眉

“我可不信,照你这种做法,你渴望养起来当情儿的汉子,都快吓成废人了,迟早要疯。老实说吧,好歹我也得知道我在帮你干啥不是?”

沙伊娜突的暴怒起来,一把扯了面上纱巾。底下的脸,半边尚且光滑细腻,艳若桃李,可另外半边则叫人不忍直视。伤痕扭曲着爬过,看不清是刀伤灼伤,一眼望去,尚不及生出怜悯来,就要为这恐怖恶心。

“那是因为我也恨极了他!”

她恶狠狠喊完,喘了半天的气才又覆面,回复成原本的态度。

“总之你不用管,拿钱办事,办好就行。其余的,别问。”




——————————————————————
呀比,点文打完了!虽然作为CP他们一点互动也没有……

本文不会再变长了!稍微解释一下,本文中唐门回忆的部分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会感觉失忆,第一个是沙伊娜(明教)刻意安排出来的,第二个是花花调出来的药以及他之前曾经受伤的结果。

至于为什么不让他完全失忆,那是因为要是完全失忆就没有复仇的效果了,还有那种我明明大半记忆还在,为什么你们讲得我听不懂,我真的失忆了吗?造成的混乱与打击感更重。

沙伊娜脸上的伤到底怎么来的,是唐门亲自下的手吗?这点就让人各自发挥吧。

至于为什么沙伊娜要摸唐门的眼睛,还有一开始那句话,一样请各位自行解读。

我个人的偷偷内设是:唐门打探情报被抓了,沙伊娜的监禁play。至于怎么玩,各位自己玩,我没再多想。

以上,谢谢@蝶韵弄桩 的点文。


评论(8)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