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淪於狼叔蘇(☄⊙ω⊙)☄
冷CP控
灣家
yys沉迷中
不吃狗崽

长期收《三鲜大排档》,有出的请联系

莫说恒常(☄⊙ω⊙)☄

© 莫说恒常(☄⊙ω⊙)☄ | Powered by LOFTER

【藏←秀+微花→秀】寻光

◎本文中有秀秀喜欢藏剑,花花喜欢秀秀情节,不适者请绕道。

◎本文会有两种视角,一个叫做寒青记述,一个叫做缃衣自述。

◎放心没有备胎。

◎寒青记述的部分,如果有内心戏,就当成是寒青去追查的事实加上缃衣自述中的心理描摹,毕竟同一段分两次写我觉得我在骗字数。

 

 

 

【前言】

这事情,很多其实已经无关风雨。

太多的当事人早被昆仑风雪抹了足迹,只不过我不甘,便奢求着留点隐约墨渍供自己留念。

念着那曾是恶人之首的女子,念着她隐藏在帷幕后谁也不知的渴求。

若你不是局中人,便姑且充当茶余饭后的闲谈,毕竟如我开头所言,太多人早已离开那争权夺势的闹区,仅予一袭潇洒背影赠此江湖。

而我执笔所记,有些是我查知,有些我在那女子最后可在江湖所寻的踪迹所见的,那女子的自述。

我若猜得没错,她是特别留给我的,算是酬谢我的襄助。

可比起这些,她却不知我更宁愿她……唉,她也是绝顶聪明之人,知或不知,我宁可她是不知,也不愿她是故作不知。

她的行文完整,许是当年她同我协定合力时便已着手,时有修改,想来还有些安慰,除了她所追寻,好歹我也有些事让她上心,而且大概,除了那件事以外,也就只有我的这件事了。

 


【寒青记述】

无论世间如何富庶,总有些可怜人,比方弃儿。

弃儿没有姓名,小时候被一老汉养着,带着一块行乞。但时间并不长久,在她稍识世事时,那老儿便因一场疾病溘然长逝。

对此她倒是并不特别伤感,毕竟身为弃儿,她年幼的小脑袋瓜光是思考着如何过活便嫌转不过来,何况那老汉对她也称不上是多照顾,偶尔也要加以呵叱打骂。不过要说怀念还是有的,人有群体,同样是讨饭的也分先来后到,晚来的、幼小的很容易遭到当地的乞儿群聚起来攻击,弃儿那时便分外怀念起老汉的长拐来,嗨,一打一个准,谁敢妨碍他俩乞讨?

可想归想还是没用的,日子不回头。她躲躲藏藏,偶尔趁着那群小痞子还没来打她的时候,擦擦脸到达官贵人面前求口度日的粮食。可后来这偷摸的日子也度不了了,她就只能偷,初时还只敢同猫一般悄悄溜去灶头舔口残羹冷炙,后来尝到了甜头,偷的是热腾的菜肴,但偷得多了,人家察觉了端倪,把厨房的门给死锁了。无可奈何,她便去偷摊子前边的,趁着混乱热闹顺些饼子堪堪果腹。

这夜路走多总要碰到鬼,她被捉了好几次,有时摊主看她可怜,或是旁的有些心软妇孺劝上一劝,侥幸也能逃过一劫;有时就是货真价实的挨揍,揍得狠了甚至得躺上几天。

不过对她或许也算因祸得福,她便是在一次特别毒的拳打脚踢中遇见叶和。

那时她偷了几个包子,被追出来的摊主抓着头发打。那摊主脾气跟手劲都大的很,弃儿是被打得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她那时以为,这短短的一生便要折在此处了吧。

然后她在恍惚时听到几声男女调笑,环佩叮当停止的间隔传来了女子声音“嗳,这是怎么回事?好可怕啊?”

随后还带着点少年青涩的嗓音有些哄着道“别看啦好姊姊,教训小乞儿有啥好看的?”

“可你瞧她,还这么小,好可怜呀,救救她好不好?”

“姊姊莫哭,依你便了。喂,那大叔,别打了,这金子买你的包子跟那小脏东西一条命,够不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