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淪於狼叔蘇(☄⊙ω⊙)☄
冷CP控
灣家
yys沉迷中
不吃狗崽

长期收《三鲜大排档》,有出的请联系

莫说恒常(☄⊙ω⊙)☄

© 莫说恒常(☄⊙ω⊙)☄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古有紫芝,在雪之巅

    晏寒溪并不傻,纯阳宫鼎鼎大名在那儿,谁敢任意冒充,管他是精是妖是人是鬼,嗨,那些道士们脾气差点的,还不把你拍飞?这自称出身纯阳的灵芝话说得笃定,晏寒溪哼哼一笑,是真是假,这事情都有趣了。

    他抵达纯阳宫门时,已近酉时,太极广场还有些人,但也零落不少,他随手拎了个道童,也不直接托付传话,反而是让人出来见他,他便想看看,灵芝口中所言师父究竟是谁。

    然后出现在他眼前的人,怎么说呢?穿是穿着道袍,却一点修道者的气息也没有。毕竟修道者养性,这男子,一脸老大不快的模样,活像是花谷研究机甲的师兄兴致正盛时,遇到没脑子以为万花弟子人人皆为医者想求医的客人时的表情。

    晏寒溪只觉有趣,有些可惜早知纯阳并非成天看雪的无聊人士,便早些来访,玩玩人,看看雪,也挺乐。他脑子里想的一堆无礼的念头,礼数倒是一点不少,他颔首。

    “敢问您是否便是紫竹道长?”

    话毕,便见得那道士脸更臭了,从兴致正盛的时候遇到脑残升级成,做机甲失败的时候遇到笨蛋。

    “我就是。”

    言简意赅,干脆利落,藏了再明显不过的寓意——有话快说,后一句不太文雅,咱们不提了。

   晏寒溪笑咪咪的,一副听不懂的模样,那道长瞇着眼睛打量他,突然说了句。

   “哦,你是那个怪人。” 

    “道长竟耳闻在下薄名,在下不胜荣幸。”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身上没什么有趣的闲谈,我很忙。”

    话题益发的不客气,大概也跟晏寒溪的名声有关。

    晏寒溪的名声跟他的人一样怪。他平生最喜趣事,看到热闹总要凑上一凑。若说他凑热闹会分场合那也就罢了,可我们就以前文所提的那位天工的师兄为例吧,那时那位师兄被打扰了正老大不开心,而那求诊之人又不依不饶不讲理,晏寒溪路过一旁,瞅瞅那个在地上蹭泥还死命扯着他师兄衣角,差没直接抱到腿上的病患,又瞧瞧那捏着规矩青丝凌乱脸都黑成松烟墨的师兄,想了想,也不劝架,可他也不走开,就那么坐下来看好戏来了。

    听说那病人闹了足有2个时辰有余,晏寒溪便这么欣赏着他的好师兄被这般纠缠,据说后来万花谷中还传开了当时情境的戏画,栩栩如生,简直名家大作。

    ……传闻当然不只这些,只他的趣味有时着实让人欣赏不来,他毕竟还算丹青妙笔,有时有人求画,他要求以趣闻来换,可当别人说得口干舌燥之后,他丢了句“如此多言,尚不如鸟鹊关关。”有些人为此恼羞成怒出言顶撞,他反倒乐意给人画了。

    所以说吧,这人简直有病,也难怪这道长如此戒备,谁也不希望有个怪人跑来东扯西扯就为跟你寻开心的,好在这次虽然这道长也有趣的紧,晏寒溪还是更挂念那个诡异的自称道士的灵芝精的。

    “在下今日上山时见到一个殊异物事,还受人之托要传话。”

    他正了正神色说到,

    “乐茗习咒多有耽搁,师父不必挂怀。此为托言”他瞅着那名唤紫竹的道长脸色简直黑的要泛出气来了,还依旧镇定自若地讲述了下一句。

    “而在下所见非同寻常之事,也与此捎话有关。不知道长可曾见过,于此峰高处,竟有千年灵芝精,口能言,可叹不学好,不知何处听了道长名号,便敢自称道长门下了。”

    若细瞧那道长,会发现他双拳握的极紧,显然若刚刚是恼怒,现在就是气炸了。许是真怒了,或是还有些如何,接下来虽然句子是咬着牙关蹦出来的,居然稳稳地加上了敬语谦词,半点没落下。

    “劳烦先生挂心,还请先生留宿一宿,明日便去视同分明。”

    本来晏寒溪也没打算放着此等逸闻,客气的推辞几句也就应了。心里想着呢,却对那灵芝所言信了大半,谁没事对一朵大香菇生气,就算他是昂贵的大香菇也一样。

    翌日晏寒溪自己先行出发。

    倒不是偷溜,而是紫竹说了他须做些准备,让晏寒溪指了大概是哪个山头,就让人先走了。

    ……不排除是因为不想被晏寒溪一路耍着玩的关系,反正本人也不在意就算了。

    不过晏寒溪一到山上,那朵灵芝就又开始嚷了。壤的无非是怎么又是你之类的话,不过晏寒溪只凭一句话就让他安静了,他说。

    “你师父要来了。”

    这样无言的场面没有很久,一只白鹤翩翩飞落,就在落地时,化成了一个人。

    此人面带黑气,手持宝剑,直如天神一般……!好我们别闹了,他当然是紫竹,他踏稳之后简直毫不犹豫,提着他的剑,朝俩人(或是一人一灵芝)走去,晏寒溪当然不怕,倒是那才安分下来的乐茗惊恐地喊得不行,诸如“师父,这人讲的话全是挑拨!”或是“我真的什么都没干!”等等。待紫竹终于走到他们跟前了,才黑着脸迸了两个字。

    “闭、嘴。”

     然后他就一剑劈下来了,不是开玩笑,嘿,还真劈出了一个小少年来。另外那一下的力道可真大,把下头的大石都弄得喷了石屑,还差点砸到了晏寒溪。

    “此人确实为鄙人愚徒,天资驽钝,实在贻笑大方。”

    语气听着有种并不想承认的恼怒,那石头差点砸到晏寒溪或许是故意的,这事情简直不想让人记得,是不?不过晏寒溪也不以为忤。

     “传闻已破,高足也未失,倒也一件喜事,那在下便就此别过,有缘再会。”

     背后隐隐传来什么“我替我师兄接手你就是个错误!”“师父别打了,我不会再乱练东西了!”的话语,晏寒溪一点也没听清,他赶着下山查典籍呢,那变身的法子究竟是怎么弄的可让那两逗趣道士大大失色。

 

 

 

后话

    晏寒溪在茶馆听人讲故事,听得入迷时,忽地一声大吼

    “居然是你!”

    众人齐刷刷转头,看见一个小道士活见了鬼的表情冲出茶馆,晏寒溪想了半天,声音熟悉的很,脸却挺陌生,好容易才回想起,曾经有个大灵芝,种在华山顶。

    他笑了笑,笑得都有些像只狐狸了。

 

—————————————————————————————— 

天雷滚滚的下篇热烫出炉了。


 写完之后突然觉得花哥X师父也挺好吃的,反正开放结局任君想象


喜欢请不吝于评论或是点赞,必要时催催更也可以的!关爱寂寞lo主从你我做起。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