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淪於狼叔蘇(☄⊙ω⊙)☄
冷CP控
灣家
yys沉迷中
不吃狗崽

长期收《三鲜大排档》,有出的请联系

莫说恒常(☄⊙ω⊙)☄

© 莫说恒常(☄⊙ω⊙)☄ | Powered by LOFTER

【花羊】古有紫芝,在雪之巅



传闻在雪山之巅有一个千年大灵芝,凡夫食则强身健体、终身无患;习武者食之,则相当多了数十年进益。

这也就是为什么晏寒溪会在个大冬天爬上华山陡峭山顶的原因了。

别误会,他对什么延年益寿可毫无兴趣,也不是想把它采回来做药——虽然以他身为万花谷弟子的身分而言,确实很像这么回事——不过说穿了,就是他闲着没事看到这么个传闻,便一时兴起就出发了。

……上文所述,感觉接下来就要接上一句,可惜果然传闻就是传闻,但是我们的主角晏寒溪,他性格怪,机缘也真够怪的。不然吧,华山千年万年在,怎么就他,能在时断时续的绒雪中,遇到一朵大灵芝呢?

而且那不仅仅是朵大的可以糊住整张脸的灵芝,他……呃,他还会讲话。

本来嘛,晏寒溪看到这传闻中的逸品时是要想也不想就把它摘下来的,万花谷包含他在内,都对剖析事实挺有兴趣,可谁想到,他小刀刚要一戳,就听见一声音哇啦哇啦的喊起来了。

“等等!你要做什么?”

四下无人,晏寒溪连查看都懒,随意敷衍着,手下动作倒没有停的意思。

“明摆着呢,采了大灵芝回去细究其理。研究完了嘛——就煮来吃吧。”

故意拖长的语调不像在思考,反而有点欺负人的意思,果不其然那不见其人的话像是炸了毛般,连话都结结巴巴起来。

“你、你你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等等,你为什么没被吓到?不对,不准挖,不要拿刀子砍!”

“哦?阁下凭什么呢?先不提此物或对苍生大有裨益,便凭阁下畏首畏尾,不敢以面目示人非得藏身暗处,便足以证明阁下所言如风,任由呼啸便可。”

一阵沉默,却无端让人觉得空气中弥漫着怒气。

“——谁不敢了!你这等无礼狂徒,贫道可是……”

“我眼前这朵大灵芝?”

那气势突然弱了下去,晏寒溪呵呵笑了声,调了个坐姿,悠悠地把话接了下去。

“千年成精,嗳,这可滋补的很。或便是呼朋引伴围观,也可谋点小利;若真有哪日穷的狠了,制成灵丹妙药千金市之也是不错。”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或是山顶风大,总觉得那朵灵芝好像在发抖。

“……世间竟有此无礼之徒!”

结果憋了半天,也只能说出这句,晏寒溪长年被称为奇人、异子,这不痛不痒的一句,只让他笑意更深,都像只狐狸了。

“所以阁下是何方来历,若不说清,这刀,便也算为世降妖了。”

便听那灵芝精嘀嘀咕咕了半天什么,才勉勉强强开口。

“贫道为纯阳宫中道士,日前修习书中所言匿身之术,直至此刻。”

一听就知道后两句话中还藏着啥,晏寒溪伸手捉住了灵芝菌伞。

“因道行不足被打回原形?”

“说了贫道不是灵芝精!总之此番修行误了时辰,除此之外无他。”

“道长好大火气,”晏寒溪自得的仔细观察眼前这紫芝“空口无凭,便要我信你怕是难了。”像是看够了,他直起身体“不过奇人异事素来为我所喜,擅人言、一心修道的灵芝确实比仅仅是特别老特别大的灵芝来的有趣。”

他随意往岩石一靠,那漫不在乎的模样又显露出来。

“那么道长,”他戏谑似的咬了重音“您好生修炼,晚生这便下山去了。”

他转身利落,毫无留恋似的,倒是那自称道士的急了。

“等等!”

他回首,似笑非笑,真叫人气的牙痒。

“道长又有何吩咐?”

“贫道一心修习此法,方才也说误了时辰,又一时半会赶不回,若、若道友左右无事,可否捎个口信予宫人。”

一句话结结巴巴,尤其那道友更是极其不情愿,晏寒溪不以为意,揶揄道。

“道长这可不似有求于人的态度,”他恰到好处的话语间隔,长得够人听清到气的心肺炸裂,又短得让人来不及发作“不过晚生便行这举手之劳吧。”





——————————————————————————————

喜欢请不吝于评论或是点赞,必要时催催更也可以的!关爱寂寞lo主从你我做起。T.T

另外本来花哥名字是砚寒溪,不过选字的时候一时没找着,就变成晏了【并不想知道的小情报


评论(4)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