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淪於狼叔蘇(☄⊙ω⊙)☄
冷CP控
灣家
yys沉迷中
不吃狗崽

长期收《三鲜大排档》,有出的请联系

莫说恒常(☄⊙ω⊙)☄

© 莫说恒常(☄⊙ω⊙)☄ | Powered by LOFTER

讲一个小小的鬼故事

他是个刚下山没多久的的小道士。

有一天他经过枫华谷,看到了一个小姑娘,绑着两串小辫儿背着两把剑,坐在一个谷地的出口。

鬼使神差的,他就去同那小姑娘聊起天了。

小姑娘跟他说她是跟师姊一起来的,她们都是七秀坊的。还一脸得意的样子,他不甘示弱,说他是纯阳的弟子,他又问,你坐在这干啥呀?

小姑娘说她跟师姊走散啦,要等师姐回来接她。

他哦了声,有点疑惑的问,怎么不去午阳岗那儿呀?这边怪诡异的,感觉很危险。他看了看正冒出诡异气息的谷地,抖了抖。

小姑娘眨巴眨巴眼睛,笑了起来。谢谢你啊小哥哥,她说,你在担心我吗?但是我不能离开这里,因为我把好重要的东西弄丢啦,要等师姐回来一起找。

他说那我帮你找吧?你是在那山谷弄丢的吗?虽然他这样说,不过声音有点犹豫,毕竟那片低洼看起来真的很可怕。

不行,小姑娘毫不踯躅拒绝了,里边很危险呀,不能进去。

他想了想,那你要在这儿待多久呀?他问,你不会饿吗?我分给你一点饼跟水吧?

小姑娘笑着收下了,还跟他挥手说了再见。

 

后来他路过七秀坊,突然就想起了这件事来,这事情有点久了,那小姑娘总该回来了,便想着要叙叙旧。可伤脑筋呀,他忘记问小丫头的名字,于是他便按照记忆中的形貌问了坊中女子。不料那女子脸色大变,劈头盖脸问了一通,又撂下一句你如果是在愚弄我们绝不轻饶便跑远了。

他一头雾水,后来那女子带了另一位秀坊的姑娘来跟他说了始末。

那位被带来的秀坊女子便是小姑娘的师姊,她们之前经过枫华谷的时候,觉得此泽有古怪,这身为师姊的便想去一探究竟。

她本也没想带小丫头去的,就嘱咐好好在午阳岗等着,过了三个时辰她都没回来便传书附近的秀坊姊妹。但平时乖巧的小姑娘不知为何死活不依,硬是想跟,她无可奈何,便与小师妹约好,小姑娘便在谷地入口待着,由她深入调查,小姑娘乖乖应好。

然而沼中瘴疠之气四溢,不说视线,连呼吸都嫌困难,她好容易前行一段,却不经意撞破有些行迹诡秘者,以及看来如死尸却能行动的人类。她大骇,知道此事不得了,欲转身逃出,那些怪人追了上来,她暗想不妙,今日怕要折了性命,没想到一身影急掠而至。她那时已是半昏沉的状态,只感到一双小手将她推了出去。醒时已出了那片诡谲地带,她挣扎着想起身去找,却为一苗疆女子所阻,那女子的官话不大标准,嗑嗑绊绊地解释了一堆,她听得明白只有两点,她太虚弱进去也没用,那小师妹这女子会尽力帮她找,但也怕是难了。

后来就被送回秀坊休养,那秀坊的姑娘边说边抹泪,在一个年纪还小她了点的少年面前,她竟是悲泣难以自抑。

他沉默了很久,千言万语只能道歉,而另一个秀坊姑娘挥挥手把他赶走了。

后来他又听说关于那个小姑娘的一些事。

比如那小姑娘是一富人与其婢私通而来,她母亲偷偷把她养到约莫始龀再也瞒不下去,就被赶出了屋中,后来被秀坊的人捡了回去。再比如她曾被一个疯道士算了命,说她此生命薄,没什么福气,不过她身上带有挡煞气数,对身边人好,自己容易倒霉。

再后来他行走江湖,此事便埋在了心底。

然后在几年后,那时隐隐开始动荡,他又路经了枫华谷,又经过了那个谷边,那个小姑娘还向当日一样坐在谷边的大石上,扎着两串小辫儿,背着两把双剑,双脚晃啊晃,而那日他赠与的竹筒还搁在石上,他突然有些发酸。他便靠近又跟小姑娘聊了起来。

你还在等妳师姊吗?他问,小姑娘眨巴眨巴眼睛笑了起来,说大哥哥你怎么知道呀?

他噎住了,半天憋了一句,我遇到妳师姊了。也不管小姑娘听不听得懂,一股脑儿的说下去。

他说,我遇到妳师姊了,她很伤心。她以为你先走了,她觉得她没有保护好你。她受了伤被送回秀坊休养都还惦念着你,所以……他卡壳了半天,却再也想不到下一句该说什么。

那小姑娘歪着头看他,突然很高兴似的拍起手来,说你是送我水壶的小哥哥呀!可是我不能走呀,我有东西丢啦,不能走的。

他就说那我帮你找吧,我已经变得很厉害了,所以我不怕危险,我帮你找吧。

不行,小姑娘还是拒绝了,里边很危险呀,不能进去。

他后来还是进去了。那时有个万花的门生给他配了提神益气的方,他挑了个大正午,含着那苦的不行的药,几个人便进去了。

那时天一教已撤走了部分,且毒物有苗疆人士相助也显得不若当年无解。

他一个一个砸开了罐子,烧了那些可怜的尸骨,后来他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尸骸,不知为何并没有装在罐中。

他突然就觉得很心酸,大概这并不是那小姑娘的吧,潮湿又这么久了,小姑娘若真身亡此处,尸首应烂的差不多了,可他没来由地突然很想抱抱那个守在谷口的小姑娘。

他慢慢靠近谷口,小姑娘一切如故,他喊她,小姑娘转头,讶异极了。

他说,你不用待在这里,去别的地方玩也可以,已经不危险了,这里不危险了。

那小姑娘看着他,看了好久好久,露出了一个心满意足的微笑,说谢谢你呀,小哥哥,真的很厉害呢。


一个无关风月的小故事,想写这样的故事很久了。本来一开始是想用在唐秀BG上的,谁知道最后变纯阳,还跟谈恋爱一点关系也没有。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