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淪於狼叔蘇(☄⊙ω⊙)☄
冷CP控
灣家
yys沉迷中
不吃狗崽

长期收《三鲜大排档》,有出的请联系

莫说恒常(☄⊙ω⊙)☄

© 莫说恒常(☄⊙ω⊙)☄ | Powered by LOFTER

不知所謂的事物

「喂,」他转头,看见一个少女站在他身后几步处呼唤他「杀死我好不好?」

他犹豫了一下,点头。紧接着提出要求:「告诉我理由。」

 

 

「我来自不知名的国度。我们的一切染上了一种叫做不知名的病,染上病的事物都会变成不知名的,没有姓名没有过去没有未来,一切都显得虚无。我们走在路上会发现不知道该前进还是后退,要右转还是左转,这种状况叫人恐慌。所以有人会因此而大发脾气大打出手,但是问他们为什么说几句话能解决的事情要这样,他们都会茫然不解。」

「我似乎也染上了这种疾病。有些人为了不让我们连出门都会迷路,开始试图引导我们。但是因为太过害怕这种病了,所以当有人试着想走别条道路时,就会被其他人群起而攻之,那些想走别条路的人也不见了,这样也让我非常害怕。」

「万一他们带我们走的路是不对的呢?为什么不能允许别条道路呢?领路的人换来换去,路也曲曲折折,而这条路也依旧是不知名的。群众也因为不知名的理由而继续围剿着想走其他路的人们。」

「我快要疯了,我快要崩溃了,到底他们有没有治好疾病我不知道,我逃跑了。听说唯有生死才能够治愈这种疾病,所以,你会帮我的吧?」

女孩渴盼的眼神望向男孩,然而男孩摇了摇头。

 

「你以为生死才能逃离苦厄,然而却不晓得,当他们跟随潮流时,全身心的投入,就已经遗忘了这种疾病。遗忘就让这种疾病像是不存在了,你为什么要叫我做这种事呢?更何况也许有人是真的按照自己的意志跟随,那他们真的已经治愈了。」

 

「也许你说的是真的,」女孩回答「但是我依旧害怕,因为我知道,遗忘了不知名的不知名的他们,在以为自己治愈时的眼神是什么模样。而他们都已经疯狂,疯狂的眼神互相感染,在半夜里都叫我惧怕。」

 

「然而你也无法死亡的,」男孩说道「真实的事物可以斩破黑暗,你的双眼却已经连真实和虚无都无法分辨,所以你当然再也看不见真实。」然后男孩笑了起来,笑声从嘻嘻变成了哈哈大笑,嘴角往后越咧越大,整张脸裂开露出底下黑色的空洞,他的笑声此时更像幽灵呼号的风声,刺耳又诡谲。

但是女孩像是一点也没看到一样,嘴里依然恳求着,喃喃念着些救救我之类的话语,迷茫反复,像是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去的鬼魂,反复播放着临死前的场景。

 

 

【作者曰】

真的快被最近一堆事情搞崩溃了,心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