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淪於狼叔蘇(☄⊙ω⊙)☄
冷CP控
灣家
yys沉迷中
不吃狗崽

长期收《三鲜大排档》,有出的请联系

莫说恒常(☄⊙ω⊙)☄

© 莫说恒常(☄⊙ω⊙)☄ | Powered by LOFTER

小江湖系列——妄言鸿鹄

【一】
初识只因一场雨,以及一座人满为患的酒楼。

狂言路上遇了一阵雨,本豪放的她也不在乎细露为沾,谁料得那雨势竟放肆起来,便如她也被淋得四处逃窜,恰巧眼前一座酒楼,她便麻溜的窜了进去。

进了屋却发现那人多的啊,唉,竟连个边边角角都留不得,眼前打杂的小姑娘绞着手,一脸要哭的模样,狂言不好意思为难人,当即哈哈两声,便道:

“喏,小丫头,你替我沽点儿酒,我去做廊外赏雨也是不错。”

那小姑娘当即显出感激的神采,想了想,也不接狂言的酒坛子,握了握双拳,好似下了什么决心,说:

“我给您问问能否同人合坐可好?”

也不等狂言答腔,一转身几扭几扭便已到了离门最远的角落。

那儿有张小桌,再有俩三人也有余裕,可那儿便只有一人。一个身着白衣、桌上搁着长形包裹的人。

无怪乎无人敢靠近,那人面着角落而坐,身上的气息同那长包辉映都带着点冷意,狂言暗想,要不是那小丫头感谢她,怕是绝不愿靠近此处吧,思及此,她踏前一步,朗声。

“这位侠士,可否借坐一隅?”

闻言那白衣青年微微侧头,狂言看着那侧脸有些愕然。并非丑陋,而是惊艳。

虽说但凡敢身着素衣的人,要非风度翩翩、又或者自信过度,可狂言却觉得,那侧眸一眼,最为风流。

“有何不可,小姑娘,劳烦再暖壶醉迎春来。”

那嗓音低低的,很干净,甚至显得柔了,同方才的冷冽天差地别。狂言突然有些欢喜,欢喜啥呢?她也不知,只觉得一身湿漉漉的像是也暖了。她一屁股坐到那青年对面,也无视对方有无攀谈的意愿,大咧咧的自说自话起来。

“相逢便是有缘,你叫什么名字啊?我叫狂言,挺奇怪的名字是不?”

“鸿鹄。”

然后鸿鹄轻轻地笑了起来,那双漂亮的眼对上了狂言的。

“丐帮弟子豪放不羁,跟你的名字挺衬。”

狂言被看得,一瞬间有些慌,那双眼要直直看破她的心底一般深远,却依旧能让人感觉,这人正在看着自己,单纯的看着。恰巧酒来了,她赶紧转开话题。

“我以为吧,像你这般的人,都偏爱喝茶。叫什么,以茶代酒,或是,余韵缭绕?倒想不透怎么为时尚早便开始饮酒了?”

“天雨微凉,小酌暖身,何奇之有,更何况……呵。”

鸿鹄低笑,狂言知趣,未多做追问,拣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打发时间,尽管鸿鹄寡言,也算是撑得了气氛,恍然间,雨声休止。

狂言略感可惜,可也不是太拖泥带水的主,既无理由留于此处,便主动告辞,没想到,鸿鹄出言挽留。

“若无他事,稍等些许亦无不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