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淪於狼叔蘇(☄⊙ω⊙)☄
冷CP控
灣家
yys沉迷中
不吃狗崽

长期收《三鲜大排档》,有出的请联系

莫说恒常(☄⊙ω⊙)☄

© 莫说恒常(☄⊙ω⊙)☄ | Powered by LOFTER

無卦

“先生此番而来,是为何事?”

他垂眸望向那小姑娘,年岁尚幼,却口齿清晰,落落大方。也不知是从何处收来的弟子,他想,先前也未曾听闻收徒一事,不过也难怪,早连书信都以杳然。

“为求一卦。”

“为何而求?”

“为所求而求。”

他是脱口而出,有些心思他不愿与外人知,彷佛不说出口,他便依然是那青衫的风流公子,超脱不类寻常凡夫,更似画中仙。而所有心思,他固执地认为,不过是缺一位茶友的无聊罢了。

那女童盯他半晌,回身进屋,却是搬出一张棋盘,零星落了几子,他细细审视,却惊觉此乃残局,他不解其意,那女童面上带笑,倒是开了口。

“有形无形,以心算卦。古有龟甲今有卜竹,便是一套残局,倒也算得。”

稚嫩的嗓音搭着老成的话语,他恍惚间又想起分别的那杯茶。茶是他煮的,他怪癖甚多,其中便有只替青眼之人烹茗一项。而那白衣胜雪的纯阳道士,笑着指着那氤氲道,以心为筮,柏兄,我就替你算一卦,也算是谢了你这些日子的好茶。

他试着收束思绪,凝神于棋局,却在看明时惊诧道

“这是死局啊!”

他有些发怒,而那道童跪坐在他对面,波澜不惊的随手行了数步,登时路数开阔许多。他只能愕然,并非行路神妙,而是那漏洞明显非常,他方才却是从未看见。他或许并不特别钻研奕道,然而也绝非眼瞎,那活路乃凭空而生。

“先生为何不见此着,先生心中必定有数,棋局后续便也无须再问。先生此番以求得所求,便请回去吧。”

他便转身了,他此番而来,是求而不得,却也是求而得了。

 

【唠叨】

求而不得的是道长的行踪,求而得的是花哥自己的心意,无须再问的是到底那个女孩子是谁,还有道长的行踪,甚至是花哥跟道长的结局。其实本来是想写天龙八部被解开的那个局的,不过不同的局不同写法。

其实花哥来问道长的行踪时,其实也在问,到底他自己在想什么,就算知道了行踪他又能如何或是又要如何,所以就是这样。

另外我没设定道长的名字,整篇我最喜欢的是装神弄鬼【X 的咩萝,私下设定她已经成仙啦,是道长的师父辈甚至是师祖以上。

谢谢阅读,希望大家就算只是打个阅也好,让我知道有人看TT


评论(3)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