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淪於狼叔蘇(☄⊙ω⊙)☄
冷CP控
灣家
yys沉迷中
不吃狗崽

长期收《三鲜大排档》,有出的请联系

莫说恒常(☄⊙ω⊙)☄

© 莫说恒常(☄⊙ω⊙)☄ | Powered by LOFTER

我还没想到名字(BL)明秀

(一)

他坐在屋内,那地主最爱宴客,只为彰显他的豪奢。便如他一般,不过同寻常汉人形貌殊异,便让这财主请为座上宾,更似稀有玩物。

他不耐极了,他要想走,现场无人能阻拦,可他就在要起身那瞬间,乐音奏起,那财主乐呵呵的凑近他,如腊肠般肿胀的臂故作亲昵地搭上他的肩

“小老弟,你一定没看过,这人听说啊,从七秀坊出来的,舞跳得可是极好。”

而他那时早已为了场中那身着绮罗舞衣的人出神。

纤瘦的身形轻盈正合衬着那红纱飞扬,柔韧的手臂带着力度,掌中的双剑绝不拖泥带水,每个回身、踩踏、提锋,肌肉都会拉出美好的线条,而那起舞的人的面容,却冷冷冽冽,那双眸感觉并没有在看着这里的任何人,而是看着他想看的东西。陆鸣飞突然觉得,这舞着剑的男子就像一团火焰,张狂的燃烧着。

在表演结束,笙歌渐歇后,陆鸣飞就跟着那男子追了出去,他并不知道自己要是找到了,追上了想做什么,他仅是一时冲动,却不想追出去后,人影竟以无踪。

他尚且愕然,却听得一声细响,还不及多做反应,一柄利刃由后架上他的颈,毫无温度的嗓音轻轻响起

“远自西域来的贵客,不好好享受酒席,反倒追着一小小舞伶,在下可真是受宠若惊。”

而他那时只想着,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明明像是火焰,却能如此冰冷呢?

后来他就知道了,这男子确实师从秀坊,名为弥景,但是更多的,也就没有了。

或者说,弥景只愿意同他说这么多,其余要不是说些模棱两可的响应,要不直接便以冷淡神色带过,陆鸣飞碰了几次灰后也就知难而退。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