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淪於狼叔蘇(☄⊙ω⊙)☄
冷CP控
灣家
yys沉迷中
不吃狗崽

长期收《三鲜大排档》,有出的请联系

莫说恒常(☄⊙ω⊙)☄

© 莫说恒常(☄⊙ω⊙)☄ | Powered by LOFTER

一篇还没想好的花秀

他入浩气也不过求一美好河山入画,可他从未想过,他亲爱的姑娘,那傲气的梅啊,竟不是堪逊雪三分白,而是殷红如血怒放。
究竟是昆仑飞雪还是难以接受的事实迷了眼,冻的他寸步难行。地上横七竖八难辨死生的浩气弟子,持着尚在滴血双兵的孰悉姿态显得陌生疏离。
“是你。”轻柔的嗓音在恶劣的气候中,情绪也模糊难辨。
“是我。”他满腹经纶,此刻却只能木木的重复。
“我不想死。我不会让你杀我。”
啊······他是来斩杀所谓的恶人的,对,但是不是这个人,不能是这个人啊。迷茫於思绪的他竟没听见衣衫猎猎,回神只不过因为腹部一痛,他低头看着刺入身体的剑刃,依旧恍惚。
他忽然厌恶极了所谓善恶,也忽略了持着那柄剑的杀意,他深深地望进他最最心爱姑娘的眼里,看见错愕丶不解丶以及恐慌。
他看见他的姑娘的表情好似疼痛难忍,又有些埋怨,而後变成带着哀伤的惊惧,最後他就那样放任着那极其单薄的身形,往昆仑的深雪中仓皇逃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