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沉淪於狼叔蘇(☄⊙ω⊙)☄
冷CP控
灣家
yys沉迷中
不吃狗崽

长期收《三鲜大排档》,有出的请联系

莫说恒常(☄⊙ω⊙)☄

© 莫说恒常(☄⊙ω⊙)☄ | Powered by LOFTER

秀唐

搬运些小段子,之後会整合成一整篇武侠风格的!


唐门女子被反缚在背後的掌中扣紧暗器,却懒得看眼前的臃肿人形,她忽然轻轻笑了起来,像放肆的挽歌。而她的笑声明显激怒了那大胖劣绅。
“笑什麽?你难道不知道你现在生死任我摆布吗?”
炮姐冷冷地一瞥,眼神都是傲慢。
“你还想活久点,就现在滚蛋。”
接着话音而来的是声声惨呼与兵刃交击铮铮,接近的速度快如思绪,恍然乓当一声,门已倒塌。
“你丶你是谁?”那胖子惊恐的吼道,瘫在床上的肥肉直颤,简直可笑。
不过这也不怪他,因为来的是个持着兵器的人,还是个持着兵器的女人!
那女子扫了整座厅堂一眼,定在了炮姐,以及那些压制着她的大汉身上。此时惨呼停止,房内无人言语,寂寒。
房内无人看清究竟发生了何事,只闻一声轻嗤,血花四溅,绳索脱落,活人惟有在矮床颤抖的肥胖男子,站起身活动手腕的暗杀者,剑尖仍在滴血的绮罗姑娘。
“你慢了。”那持着双剑的姑娘开口,却不顾肃杀气氛的宛若娇嗔。
“这是我的任务。”女子更是答非所问。
俩人交谈悠然自得,彷佛并未见满地尸骸与那早已失禁的男子,可当那土财主晃着一身油意欲趁人不妨逃离时,破空之声两道疾行!
“我说了是我的任务。”炮姐声音带着愠怒。
“你失约了,今晚月亮挺美,我又同掌柜打了壶杏花酿,本来温着时间刚好。”秀姊却好似浑不在意,只她的语调如其剑,虽美仍含着铿锵锋鸣。
“······回去洗漱後,我再同你共赏。”
“好。”
谈话声间几个纵跃,人影远去,一地的尸骸惟月光关照。

评论(3)
热度(4)